從一起民間借貸糾紛案檢視律師費由違約方承擔問題

日期: 2019-05-27
瀏覽: 26

從一起民間借貸糾紛案檢視律師費由違約方承擔問題

在民間借貸糾紛案件中,法院對于原告請求的律師費的裁判標準不統一,當事人、律師對于案件的處理難以產生合理的預期,不利于當事人之間權利義務的公平調整。筆者認為,根據各方當事人之間《借款合同》的約定,因違約采取維權措施所產生的費用,如調查費、訴訟費、律師費等由違約方承擔,系各方當事人的真實意思表示,內容不違反法律、行政法規的強制性規定,應屬有效,各方當事人應誠信履行,對該部分訴請應按實際發生予以支持。下面擬從一起代理的民間借貸糾紛案件對上述問題予以探討。



案 情 回 顧


從一起民間借貸糾紛案檢視律師費由違約方承擔問題


2017年8月4日,馮進與王寧簽訂了《借款合同》及《抵押合同》,雙方約定借款數額為760萬元,月利率為2%,借款期限1個月,以實際放款之日起計算;并約定如王寧逾期未能歸還所借款項,馮進有權處分抵押房屋。同時約定,因合同有關事項辦理公證、登記、轉讓、第三方協助、稅收或因債權人實現債權支付律師費時(以政府指導價為限),該費用由王寧承擔。


2017年8月7日,馮進依照約定將760萬元款項支付到王寧光大銀行賬戶,王寧收到款項后出具了收款收據。但借款期限屆滿后,王寧卻拒不歸還本金和利息,也不配合房產抵償的相關事宜。


馮進向北京市海淀區人民法院提出訴訟請求:1、要求王寧立即償還所借款項760萬元;2、要求王寧立即按照2%的月利率支付自2017年8月7日起至支付馮進賬戶之日止的利息及逾期利息;3、要求判令馮進對王寧本案借款合同抵押物即坐落于北京市西城區XXXXX房屋享有優先受償權,或判決王寧將抵押物交由馮進處分以抵償債務;4、要求王寧承擔馮進主張本案債權所支出的律師代理費30萬元;5、要求王寧承擔本案案件受理費、保全費、執行費等訴訟費用。


一 審 觀 點




從一起民間借貸糾紛案檢視律師費由違約方承擔問題

一審法院認為,馮進與王寧簽訂的《借款合同》,約定了借款金額、利率、借款期限等內容,合同合法有效。馮進履行了發放借款的合同義務,王寧應當按照合同約定履行償還借款本金及利息的義務,王寧未按合同約定到期返還馮進借款本金的行為構成違約,應承擔違約責任。王寧與馮進約定了逾期利息的計算方法即為月息2分,雖然約定因王寧逾期還款給馮進造成的損失由王寧承擔,但逾期利息已達年息24%的標準,超出部分請求不應得到法院支持,而馮進主張的律師費屬于超出部分,故對于馮進要求王寧賠償律師費損失30萬元的訴訟請求不予支持。


二 審 觀 點

從一起民間借貸糾紛案檢視律師費由違約方承擔問題

馮進不服一審判決,向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提起了上訴,請求律師費用應由王寧承擔。二審法院對此問題認定如下:


馮進與王寧簽訂的《借款合同》系雙方當事人真實意思表示,不違反法律、行政法規強制性規定,合法有效。馮進對一審判決王寧償還借款本息數額無異議,但上訴認為,《借款合同》關于“因實現債權支付的律師費由王寧負?!鋇腦級ǚ戲曬娑?,對雙方均具有約束力,應予支持。


首先,《借款合同》關于律師費負擔問題的約定,系雙方當事人真實意思,對雙方具有約束力,借款人應依約履行合同義務。其次,律師費是否實際發生取決于債務人是否依約履行《借款合同》項下的還本付息義務,具有或然性,不是借款人必然支出的借款成本。馮進上訴主張律師費與逾期利息、違約金等其他費用在性質上明顯不同,不應屬于法律規定的年利率24%的限定范疇。本案中,王寧未按照《借款合同》約定償還借款本息,導致馮進因提起本案訴訟支出的律師費用,系因違約產生的實際損失,馮進要求王寧按照《借款合同》約定予以負擔,并無不當。再次,一審期間,馮進提供了與律師事務所簽訂的合同和律師事務所開具的律師費發票,王寧對此予以認可,對于馮進訴訟主張的借款事實和金額,王寧亦予以認可,在此情況下,馮進關于由王寧負擔律師費的訴訟主張應予支持。一審法院判決未支持該筆費用,予以糾正。


律 師 觀 點


從一起民間借貸糾紛案檢視律師費由違約方承擔問題


一、當事人明確約定由債務人承擔實現債權的律師費時,原告主張律師費有法理上的正當性,但應滿足以下四個條件:

1、原告與被告在借款合同中就原告為實現債權發生的律師費由被告負擔有明確約定。

目前我國法律對于訴訟費由敗訴一方負擔有明確的規定,而對于律師費的負擔通常要看當事人之間是否作出約定。在當事人之間沒有約定的情況下,普遍的觀點認為,我國并沒有強制代理制度,律師費不是必然發生的費用,法院考慮將一方所付的律師費判由對方支付無法律根據,因此法院支持原告律師費的訴請須以當事人之間有約定為前提。


2、原告與律師(律師事務所)之間建立了委托代理關系,并對律師費有明確約定。

律師收取原告代理費系基于與原告之間建立了委托代理關系,故律師費的支付必然是有代理關系作為基礎的。訴訟過程中,原告主張要求對方負擔其為實現債權而支出的律師費,對此有責任和義務提供證據證明。而簽訂有委托代理合同能夠證明雙方存在委托代理關系,但這并非是唯一證據,因此法院在考慮是否支持原告關于律師費的訴請時,雙方之間存在有償委托代理關系是必備條件。


3、律師依約履行代理義務,原告依約付費并能提供相應憑證。

律師履行代理義務是律師獲得律師費的對價。原告通常是在與律師(律師事務所)簽訂委托代理合同后支付律師費,如果律師取得了律師費后未履行代理義務,則原告有權依據代理合同和法律的規定要求退還律師費,此時原告并未發生律師費的損失,因此律師依代理合同履行代理義務是判斷對方當事人是否應當承擔原告律師費的條件。


4、原告所主張的律師費在合理的范圍。

原告為實現債權而產生的律師費,本質上屬于原告現實利益的減損,為直接損失的范疇。因一方違約導致另一方損失的發生,違約方應當予以賠償,但賠償的損失不應超出政府指導價的范圍和違約方訂立合同時可預見的范圍,因此在被告提出律師費過高的情形下,人民法院對律師費金額合理性進行審查是必要的,故對于原告所主張的律師費的訴請要在合理范圍內予以支持。

本案中,根據一審法院認定的案件事實,當事人雙方簽訂的《借款合同》第12條約定:“因合同有關事項辦理公證、登記、轉讓、第三方協助、稅收或因債權人實現債權支付律師費時(以政府指導價為限),該費用由王寧承擔?!奔熱凰揭丫吐墑Ψ汛锍稍級?,在法律未禁止的情況下,這一約定就應當具有法律效力。遵循我國合同法上因違約造成損失的填補原則,應尊重當事人的意思自治。同時本案原告已支付其主張的律師費,受委托律師事務所已開具發票,其收取的代理費低于同等標的律師費的政府指導價,不存在律師費過高的問題;代理律師也亦履行了代理義務,符合法院支持由被告負擔律師費訴請的條件。


二、《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民間借貸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規定》第三十條中的“其他費用”與律師費并非包含關系,律師費不應納入24%的年利率規則之中處理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民間借貸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規定》第三十條規定:出借人與借款人既約定了逾期利率,又約定了違約金或者其他費用,出借人可以選擇主張逾期利息、違約金或者其他費用,也可以一并主張,但總計超過年利率24%的部分,人民法院不予支持。司法解釋這一條的規定,主旨是基于對出借人利息的?;ぁ薅ㄔ諛昀?4%的范圍內。實踐中法院對律師費是否納入24%的年利率規則之中處理的認定不一,導致出現不同判決的原因在于對律師費與“其他費用”的關系的理解不同,即“其他費用”中是否包含了原告為實現債權而發生的律師費。通常在借款合同中對律師費的約定歸于實現債權的費用項目上,表述方式一般為“出借人為實現債權而發生的費用(包括但不限于律師費、訴訟費等)由借款人負?!?。這里的“費用”與民間借貸司法解釋第三十條中的“其他費用”中的“費用”應做區別理解。


從最高院制定該司法解釋的目的來看,這一司法解釋予以限制的費用是實踐中出借人和借款人可能會在借款合同中約定借款人向出借人支付的服務費、咨詢費等這類其他費用。其應理解為債權形成、變更時發生的費用,與債權相伴而生,是與逾期利息、違約金等屬于相對平行的費用類型。


律師費、訴訟費等費用是以“實現債權”為目的而發生的費用,而非債權本身,也非為確定債權、擔保債權而發生的公證費、評估費等費用。首先,律師費不屬于借款成本,其是債權人事后為了實現債權所產生的損失;其次,律師費是一種實際發生的損失,而非如利息等的可得利益損失;再次,即使在借款人違約后,律師費最終是否會發生和金額仍不確定,當事人雖有約定,但實際訴訟中仍可能不在債權人的選擇主張之列。由此可見,律師費與民間借貸中其他名義的各種費用之間在性質上有諸多明顯不同,不屬于“其他費用”,不應在24%的利率限定范圍內累加計算。


此外,從邏輯結構上來看,也可以得出相同的結論。如前所述,律師費通常是與訴訟費同時在借款合同中被列入“為實現債權而發生的費用”,如果將律師費歸入民間借貸司法解釋第三十條的“其他費用”,那么訴訟費也不應例外。進一步分析,對訴訟費、律師費的處理則應當保持一致,一方面判決訴訟費由被告負擔,一方面又判決不支持原告律師費的請求顯然是自相矛盾的。


因此,本案中的律師費不屬于《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民間借貸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規定》第三十條中的“其他費用”,一審法院以借款人應支付的逾期利息和違約金已達到年利率的24%為由駁回此請求屬于適用法律不當。


參 考 判 例



一、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判決書(2016)最高法民終613號,對借貸合同約定律師費的爭議作了明確答復


1、原告通過訴訟方式實現其債權,為此支付了律師、訴訟等相關費用,根據涉案借款合同的約定,該費用應由被告負擔。

2、原告與律師事務所之間有《委托代理協議》,簽訂即生效且已經履行代理職責,法院判決被告承擔原告為實現債權而支出的律師費用具有事實依據。

3、至于律師事務所是否開具發票,與被告依約承擔的律師費用不具有對等關系,被告以受托人未開具發票作為拒絕承擔律師費用的不予支持。


二、藍德成與鐘冬生、殷冬英民間借貸糾紛,贛州市中級人民法院民事判決書,(2016)贛07民終1804號


一審判決認為:對于原告主張的律師費,《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民間借貸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規定》第三十條明確規定出借人主張的利息及其他費用當事人一并主張的,總計不超過年利率24%,超過部分人民法院不予支持。本案原告主張的利息已在最高限額內支持,故原告主張被告承擔律師費不予支持。

二審法院對上訴人藍德成要求被上訴人承擔律師代理費是否符合法律規定進行了判定:上訴人藍德成與被上訴人鐘冬生、殷冬英簽訂的《借款協議書》明確約定“實現債權的費用(包括律師費、訴訟費、執行費、差旅費)”由被上訴人承擔,現上訴人藍德成為行使追償權已實際產生了律師代理費1萬元,該費用的支出符合合同約定,且不違反法律規定,其主張應予以支持。原審法院以“《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民間借貸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規定》第三十條明確規定出借人主張的利息及其他費用當事人一并主張的,總計不超過年利率24%,超過部分人民法院不予支持。本案原告主張的利息已在最高限額內支持,故原告主張被告承擔律師費本院不予支持”,屬對該條文理解錯誤,本院予以糾正。

相關推薦 了解更多
2019 - 03 - 06
點擊次數: 1465
北京市煒衡律師事務所即將迎來25歲生日。本所自成立以來人員由十幾個人發展到近500人,成立各地分所28家,律師共計人數近3000名;2018年衡律師事務所營業收入同比增長32%,煒衡總分所2018年營業總收入同比增長50%。煒衡律師事務所的高速發展,尤其是分所的加盟,給煒衡律師事務所帶來了無限生機,同時也給煒衡律師事務所的管理帶來了新的課題和考驗。為努力打造煒衡百年大所的美好愿景,2019年2月2...
2019 - 01 - 22
點擊次數: 535
乘夢攜手飛翔  再創煒衡輝煌2019年1月21日,北京市煒衡律師事務所2018年度總結表彰大會暨2019新春聯歡會在北京美泉宮飯店順利召開?;厥?018年,煒衡律所的成績是輝煌的:這一年,蘇州、重慶、合肥、呼和浩特、南京等分所隆重開業,濟南、溫州、貴陽、南昌等分所取得執業許可證;這一年煒衡北京所黨委和延安分所黨支部被評為全國優秀黨建單位、煒衡所先后取得了北京市商務服務業自主品牌100強榮...
2019 - 01 - 01
點擊次數: 793
尊敬的各位同仁,大家好!這是歲末平常的一天,面對即將遠去的2018年,充滿驕傲與感恩!2018年是枝繁葉茂的一年,煒衡所有8家分所(合肥、蘇州、重慶、呼和浩特、溫州、濟南、貴陽、南昌)獲批、5家分所(南京、合肥、蘇州、重慶、呼和浩特)舉辦了開業慶典;2018年也是碩果累累的一年,煒衡所先后取得了北京市商務服務業自主品牌100強、婦女維權公益服務優秀律師事務所、煒衡北京所黨委和延安分所黨支部被司法部...
2018 - 12 - 29
點擊次數: 163
12月28日,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公布企業破產案件機構管理人名冊,北京市煒衡律師事務所順利入選并位于前列,成為破產重組業務的領軍者。北京市煒衡律師事務所的破產重組業務部經過多年實務經驗的積累,打造了一支強大的從事破產業務的專業律師團隊,業務范圍涉及投資業、房地產業、電力、貿易、服裝、旅游業等諸多領域,并在高級合伙人尹正友律師(兼任中華全國律師協會破產與重組專業委員會主任、北京市破產法學會副會長、中國...
地址:北京市海淀區北四環西路66號中國技術交易大廈A座16層 Copyright ©2018 - 2021 煒衡律師事務所